西安市中心医院内分泌科专家为您古往今来话痛风

时间:2018-05-15 17:23:58  来源:西部网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西安市中心医院内分泌科专家为您古往今来话痛风

痛风发作时,应及早就医,规范治疗,避免自行使用降尿酸药物等,以免加重病情。


37岁的王先生3天前与朋友一起吃羊肉、喝啤酒,当天晚上感足部疼痛,痛醒后发现左足大拇趾外侧红肿,碰触后疼痛剧烈难忍,遂来到西安市中心医院就诊,内分泌科医师诊断王先生急性痛风性关节炎,住院治疗后疼痛明显缓解,健谈的王先生谈到,他曾是名职业运动员,以前体重50多公斤,运动生涯中每日进食大量肉类食物,10余年前退役后运动量明显减少,经常与朋友饮酒吃肉,工作中很多时候需要熬夜,体重渐增至95公斤,住院后查血尿酸明显增高,血沉等指标异常,血糖、血脂、肝功能等指标也超出了正常标准,痛过之后的王先生决心吸取教训,彻底改善生活方式,按照医生的要求服用药物,按时随访。王先生的“痛风”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西安市中心医院内分泌科专家为您古往今来话痛风。

人体的尿酸来源于体内嘌呤的代谢,新陈代谢中衰老的细胞被清除时,细胞中的核酸被降解,产生了大量内源性嘌呤;另外也可以通过食物摄入一定量的外源性嘌呤,如海鲜、啤酒等都是高嘌呤食物。正常情况下,体内产生的尿酸和排出尿酸达到动态平衡,血液中的尿酸浓度维持在正常稳定水平,血尿酸水平受种族、饮食习惯、区域、年龄及体表面积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当尿酸生成过多或尿酸排出减少时候,血液中的尿酸就会增高,导致高尿酸血症。当尿酸水平增高超过在血液中的饱和浓度时,尿酸盐就会逐渐析出,沉积在关节腔,导致急性痛风的发作;沉积在肾脏可引起痛风性肾病及尿酸性结石,重者可致肾功能衰竭;眼部反复发生睑缘炎、结膜炎、角膜炎等,且常伴发高脂血症、高血压病、糖尿病、动脉硬化及冠心病等。

早在公元前5世纪,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就对痛风有过描述。祖国医学对痛风性关节炎有着丰富的记载,“痛痹”“白虎历节”“风痹”皆为痛风的名称。旧时痛风多见于生活优渥、丰衣足食的帝王将相,被称为“帝王病”。中外历史上不少名人曾饱尝过痛风之苦,如亚历山大大帝、法国国王路易七世、路易十四世、拿破仑、英国皇后安妮、美国总统富兰克林、我国元始祖忽必烈皇帝、宗教领袖马丁•路德•金以及著名科学家牛顿等都曾是痛风患者,过去曾认为这是“邪恶的水滴”在作祟。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痛风的认识也逐步地深入和科学,目前认为痛风的发生部位是人体防御功能与关节腔内沉积的尿酸晶体的战场,人体天然免疫反应瀑布式展开,与沉积的尿酸晶体进行殊死搏斗,复杂的级联反应瞬间发生,使得疼痛来得如风般迅疾,痛风因此得名。

北京协和医院第一位女性内科总住院医师郁采蘩1936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39年任内科总住院医师,此后从事内分泌代谢病领域的研究。1942年协和被侵华日军占领,郁采蘩回到上海。1947年赴美,开始在哥伦比亚大学,1957年来到纽约西奈山医院,她遇到了哥特门(Alexander Gutman)教授,从此她和痛风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20余年间,郁采蘩和哥特门的名字在痛风研究领域越来越受到瞩目,而他们所在的西奈山医院也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痛风临床与研究中心,她所建立的痛风门诊为全美规模最大的痛风门诊。她对痛风发病机制的研究和丙磺舒、秋水仙碱及别嘌呤醇治疗痛风的临床研究使痛风从一种极易致残的疾病变成了可获得良好控制的疾病。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普通大众的饮食结构发生着巨大变化,酒、肉、海鲜上了寻常人家的餐桌,高嘌呤食物摄入显著增多。痛风逐渐成为一种大众常见病、多发病,我国27个省、市、自治区100家医院的临床研究发现痛风发病趋年轻化,男:女为15:1,超过50%的痛风患者为超重或肥胖,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生活方式管理有助于痛风的预防。痛风患者应遵循以下原则:(1)限酒;(2)减少高嘌呤食物的摄入;(3)防止剧烈运动或突然受凉;(4)减少富含果糖饮料的摄入;(5)大量饮水(每日2 000ml以上);(6)控制体重;(7)增加新鲜蔬菜的摄入;(8)规律饮食和作息;(9)规律运动;(10)禁烟。

痛风发作时,应及早就医,规范治疗,避免自行使用降尿酸药物等,以免加重病情。

编辑: 刘少华(实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